广东麻将技巧沂有哪些
當前位置:主 頁 > 校園故事 >

那天晚上

時間:2012-07-16 作者:admin 點擊:

  教室里停電的那30秒鐘,我做了一件錯事。

  那個晚上,我一直忐忑不安。第二天早晨,一進學校,我就渾身顫抖。當我在教室過道里碰到小麗時,我更在哆嗦。

  “你冷嗎?”小麗問。幾乎所有的男生都嫉妒地盯著我。

  你知道為什么嗎?因為小麗是年級最漂亮的女生,而我卻是班上最不起眼的男生。我不敢看她,尤其是她那一頭迷人的秀發。好在是初冬,我為自己找到一個合理的臺階下:“太冷了!”我縮著雙手,可憐得要命。

  “給!”小麗這個動作不僅令全班大跌眼鏡,而且連我也愣住了。天啊!她竟然遞給我一只手套,花花的,精致,散發著女孩子的香氣。

  我不敢接它——其實我很想接啊,一個最漂亮的女孩把精美的手套給一個下里巴人一樣的男孩,這會溫暖他一生的。

  正在我遲疑的時候,小麗將那只手套一把塞給我:“哎呀,客氣什么,凍成那樣還愛面子。”

  哇!“情侶手套!”全班哄然。

  我窘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。小麗也滿臉通紅,卻噘著嘴巴沖那些無聊的男生說:“就不給你們,怎么樣?”

  我沒有使用那個手套,而是用很白的紙包好,放學后還給了她。而且,在那張潔白的紙上,我寫道 :“小麗,對不起!我對不住你!”

  第二天,小麗約我到校園后的樹林里,劈頭就問:“你寫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干什么?不就是接受了我給你的手套嗎?怕人笑啊?”

  “不……不……”我支吾著說,不敢正視她,尤其是那一頭迷人的秀發。自從停電那天后我就不敢看它了。她不明白,我也希望她永遠不明白。

  可是,我心里總壓著一塊千斤重的石頭。放暑假的最后一天,我終于把那件往事對班主任老師講了,他愣愣地看了我一會兒,然后摸著我的頭說:“你沒發燒吧!你有這個膽?不可能的事!”

  我大聲說:“可能的,老師。我真做了,我很內疚!”可老師仿佛沒聽到似的,說放學了。

  我哭笑不得,又欲哭無淚。

  我開始不再理會那些老師和同學,用功學習。很多同學說,我簡直學瘋了,不上網不看F4不聽周杰倫,而成了e時代的啃書蟲。老師也說,這孩子的自閉癥更嚴重了。

  可他們不知道,我只想給自己一個新的證明,給自己一個改變!

  8月,我拿到全市最牛的外校通知單。全校唯一!在畢業典禮上,我成了風云人物。

  班主任特地送我一支派克鋼筆。我乘機說:“老師,我那天晚上的確真的……”

  沒等我說完,班主任沖我一擺手:“我知道了。怎么可能?像你這樣優秀的學生怎么會動這些歪心思?”

  我無可奈何,找到已經發育很成熟的小麗:“你還記得嗎?那個停電的夜晚,那30秒鐘教室里發生什么事沒有?就在你身上!”小麗歪著漂亮的腦袋,想了好半天:“沒有啊!”然后伸出纖細的手輕摸我的頭:“你沒被勝利沖昏頭腦吧?”

  沒有人相信我。那么,現在就告訴你真相——那個停電的晚上,那30秒的時間內,坐在后排最不被人注意的我,輕輕偷吻了全校園最美麗的女孩小麗——長長的秀發。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