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麻将技巧沂有哪些
當前位置:主 頁 > 校園故事 >

最先到達春天的烈馬

時間:2012-04-27 作者: 點擊:

  她是個愛美的孩子。
  春天來的時候,她總會從田野里采來好多鮮花,裝點在自己的房間里,土坯做的墻壁在她的妝扮下,顯得比皇宮都要華麗;夏天來了,她會在花叢中捕捉許多花蝴蝶,夾在筆記本里做成標本,閑暇時翻開來笑嘻嘻地看;秋天,她還會到自家后面的園子里撿拾楓樹上凋零的落葉,那些楓葉火紅一片,像一個個寫滿夢想的青春請柬;冬天如約而至,她會和弟弟一起,在自家籬笆圍成的院子里堆一個雪人,還會用菜窖里的胡蘿卜賦予雪人一個劉德華一樣的鷹鉤鼻子。
  這些,都是上小學時候的她。上了中學以后,家里人開始發現她變了,以前那個天真無邪的“小燕子”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像“林妹妹”性格一樣的女孩。可能是青春期的緣故吧,爸媽們只有這樣設想。
  從農村突然到了縣城上學,和同學們逛過幾次街以后,她再也沒有去過任何一條街道,除非不得已路過,她也會盡量強迫自己目視前方,從不左顧右盼。其實,她并不是害羞,而是怕街道兩旁櫥窗里的時尚服裝傷了自己的自尊。
  周末回到家的時候,她向父母索要生活費時,逐漸加重了“砝碼”。由一開始的30元,變成了現在的70元,甚至還嫌不夠。父母問她,怎么了,孩子?食堂里的伙食漲價了嗎?
  每當聽到父母的“盤問”,她總會莫名地對著父母發火。
  她開始打扮自己,把自己侍弄得像一盆太陽花般招展。幾個室友談及她,總說她變了,別的室友圍了一條蘇格蘭格子的圍巾,她也會買一條;別的室友新添了一雙長筒的靴子,她也會給自己添一雙;別的同學定做了一條連衣裙,為了買到相同的款式,她會跑遍好幾條街。
  她最怕別人喊她“土包子”,而她卻不知道,她從一個“土包子”蛻變成一個“水晶包”,她的父母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。父親在鎮上的建筑工地上做瓦工,磕磕碰碰的,身上的傷常年不斷;母親在飲料廠給人洗藥材,遇見一些過敏的藥材,往往兩只眼睛都腫得瞇成一條線……可以說,她是用父母的心血編織了自己的虛榮。
  更可怕的是,她的成績也一落千丈,由當初進班時的第一名,滑落到中等偏下。英語測試甚至已經兩次不及格了。
  一個午后,班主任王老師把她喊到了自己家里,給她講了這樣一則寓言:
  從前,有一只匹小馬立下志愿,要做一匹馳騁天下的千里馬。做千里馬的第一條就是要比速度,然而,這匹小馬始終落在別人的后面。幾次失敗以后,小馬淚流滿面跑到媽媽那里,把自己的苦衷說給了媽媽聽。
  媽媽讓小馬按照比賽時候的樣子跑一遍給自己看,小馬準備了一個漂亮的起跑姿勢,然后有規律地“的的——的的的;的的——的的的……”
  媽媽笑得前仰后合,媽媽說:“孩子,一匹太在乎自己奔跑姿勢的馬是跑不快的。若想成為千里馬,你必須拋棄那些俏皮的姿勢,奮力奔跑,這樣才行!”
  后來,小馬按照媽媽的吩咐,終于成為一匹迅如疾風的千里馬。
  寓言講完了,王老師從兜里掏出一大疊零錢給她說,這是你的父親給你送來的生活費,你不在寢室,我替你代收了,我聞了一下,上面充滿了撲鼻的磚瓦的味道和藥材的香味……
  她趴在父親送來的一大疊零錢上,第一次哭得淚雨滂沱。
  后來,女孩謹記著王老師的寓言,一改往常的陋習,考上了重點高中、名牌大學,10年后,她成了某大學文學院的博士生導師。
  她給自己的學生們講的第一堂語言修辭課時,說了這樣一句話與大家共勉:
  一匹正在忙著追趕春天的烈馬,哪顧得上其蹄聲是否抑揚頓挫呢?不管是華爾茲、倫巴,還是探戈,所有的節拍對于它來說都將是沉重的枷鎖。因此,最先到達春天的烈馬,在前進的路上,他們都是“樂盲”!■
  
本文源自:《知識窗》 第2期




    本月熱點
    隨機推薦